当前位置:主页 > 格力 >

浅谈军事历史题材连环画的编辑实践与素养 ——《星火燎原》系列

发布日期:2022-05-11 21:48   来源:未知   阅读:

  05-05北京三家房地产经纪公司擅自发布房源信息被处罚快速检测工作站破解办案瓶颈 水质检测不再是拦路虎摘 要:以连环画的形式开拓军事历史题材尤其是红色经典的出版工作,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和实践。本文以《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的出版为例,从一线编辑实践出发,探讨连环画编辑工作如何在提升史识水准、树立精品意识、强化大历史观三个方面下功夫,进一步增强有效掌握史实的判断力、提高精准完善文本的把控力和灵活运用军史的领悟力。

  大型革命史料丛书《星火燎原》被誉为“用红宝石砌成的万里长城,记述中国革命战争的东方史诗”,是革命前辈建立新中国的“红色家谱”,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如何让这样一座传承红色基因的灯塔始终闪耀时代的光芒,特别是让广大青少年喜欢看、能接受,从中汲取精神养分、受到启迪教育,是军事出版工作必须认真思考和解决的重大课题。解放军出版社(以下简称“出版社”)坚持走红色经典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道路,策划出版了《星火燎原》百集连环画系列丛书,以连环画的形式把中国革命战争的故事图文并茂地呈现给受众。该系列连环画丛书被列入庆祝建党90周年重点出版物,“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成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军史系列连环画丛书,被誉为“军史小通史”,在军内外引起积极反响。

  众所周知,连环画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和一定的历史时期特色的艺术产品,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刻画人物,集绘画、文学、装帧于一体,具有其特殊的艺术性,又称连环图画 、连环图、小人书、小书、公仔书等。作为一种通俗读物,其寓教于乐的形式老少皆宜。由于连环画的艺术表现形式多样,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力,不仅创作上具有很强的时代性,而且对于研究者而言也具有相应的史料价值,还可以直接面对普通大众,对读者的文化层级要求不高,因此影响面广泛。把《星火燎原》中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以连环画的形式呈现给新世纪的年轻一代读者,显然是应该探索和实践的方向。本文以该系列连环画丛书的出版为例,探讨连环画编辑工作如何在提升史识水准、树立精品意识、强化大历史观三个方面下功夫,进一步增强有效掌握史实的判断力、提高精准完善文本的把控力和灵活运用军史的领悟力。

  《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形式上虽然是连环画,实质上是军史普及读物,史实是这套丛书的生命。从确定篇目到框定内容,从创作脚本到专家审读,从绘画创作到文图合成,都必须把尊重史实摆在第一位。编辑作为作品出版的主导者,作为脚本作者、绘画画家、校对印务的协调者,就必须不断提升史识水准,在还原历史现场、尊重历史真实上下功夫。

  一是要以权威文献为依据。编辑要学会使用权威工具书对相关史实进行反复考证,确保不出差错。比如,1947年3月至7月,西北我军部队的番号和指挥员进行过多次调整,加之一些个人回忆中的说法也不统一,导致连环画脚本初稿个别细节与史实不符。例如,连环画《转战陕北》的脚本初稿不少地方就将西北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西北野战兵团等概念相混淆。编辑通过查找《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百科全书》《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丛书》《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等权威史料,掌握了“3月16日组成西北野战兵团、7月底定名西北野战军”等重要历史节点,研究确定了各个时期对西北我军的称谓,保证了史实的准确。

  二是要请权威专家当后盾。《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编撰工作一启动,出版社就邀请了军事科学院的专家担任顾问,对一些疑难问题提供咨询,协助把关。如《从祁连山到延安》的脚本提到一个地点“达坂”,编辑起初与脚本作者沟通,作者并没有提供权威性出处,于是编辑又多方查找相关资料,发现有的回忆文章提到“柴达坂”,有的则是“丰达坂”,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等权威工具书中没有提及这个地名。编辑为此多次前往军事科学院找相关军史专家咨询求教,最后经过反复考证,证实这个地名应是“丰达坂”。

  三是要去伪存真细探究。《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的编辑涉及大量史实考证认定,不仅重大事件的来龙去脉、重大战役的前因后果、关键人物的重要活动等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一个微不足道的地名、一个不太重要的时间也不能出现纰漏,否则就会影响到丛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如《游击赣南》中关于中央苏区分局委员、中央军区政治部主任贺昌的突围和牺牲时间,脚本初稿为1935年3月9日突围时牺牲。经编辑翻查史料,确定贺昌是与项英、陈毅一起最后一批突围的,但又是先于项、陈带两个营先走的,因此贺昌突围时间肯定应在1935年3月3日集体突围之后和项、陈10日晚突围之前,牺牲时间则肯定在9日与中央最后一次电台联络之后。经过与专家学者周密细致探究,编辑根据相关史料去伪存真,最后判断其突围时间为3月9日,牺牲时间为3月10日。

  为了把《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打造成精品力作,出版社专门组建了五支队伍:一支由军内外熟知军史知识的作家组成的作者队伍;一支由连环画界专业人士组成的顾问队伍;一支由具有丰富军史知识的编辑组成的编辑队伍;一支由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所研究员组成的专家队伍;一支由国内最优秀的连环画画家组成的画家队伍。编辑队伍始终牢固树立精品意识,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对于保证图书质量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一是要在脚本上打基础。连环画的脚本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以青少年为主要读者的连环画,其脚本必须用凝练而又生动的现代语言来讲好故事。尽管脚本的作者都是军史专家,却未必熟悉青少年读物和连环画创作规律,因此,编辑的修改加工就极为重要。编辑参与脚本修改完善时,必须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既要保证内容的完整性、逻辑性,又要强化画面感、动态感,尽可能增加故事性和趣味性,同时还要考虑脚本是否利于画家通过画面呈现,甚至还要根据连环画的篇幅限制每条内容的字数,等等。比如,《游击赣南》一书中有叛徒龚楚带人上山围捕项英和陈毅的情节,脚本初稿采取平铺直叙的方式,使得这一惊心动魄的故事没有波折和悬念,读起来平淡无味。因此,编辑与脚本作者商量,调整叙事策略,先不告诉读者龚楚已经叛变,而是根据历史事实,改变叙事方式,说清楚其后来枪杀游击队员时才暴露叛徒身份,更凸显叛徒的阴险毒辣,可读性更强。

  二是要在细节上求突破。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挖掘红色资源,让更多的年轻人获得历史启示和营养,是出版《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的目的。因此,编辑就要在确定选题后,多方收集与主题有关的回忆文章、零散史料,从中寻找那些重要的、关键的、动人的细节,恰到好处地运用到脚本中,增强系列连环画的思想力、感染力、影响力。比如,《从祁连山到延安》讲述的是幸存的西路军将士如何千方百计突出重围寻找组织继续革命的故事。编辑中,编辑从一篇回忆文章中发现了警卫战士陈富贵牺牲的情节:警卫班夜间休息时找到一个山洞,副班长让战士们进山洞避寒,因山洞狭小,自己只能把双腿暴露在洞外。早上副班长双腿被冻僵,无法挪动,陈富贵毫不犹豫抱起副班长的脚放到自己怀里温暖,因又饿又冷最终牺牲。副班长舍不得放下陈富贵,背着他的遗体走了很远……经与脚本作者商量,编辑在文本中增加了这个细节,使得作品更加形象生动。

  三是要在绘画上求精准。相对脚本来说,连环画的画面所占篇幅更大,信息量更大,特别是由于画面展示的信息很多时候不像文字那样直接,差错也不像文字那样明显,更容易出现无心之失。出版社尽量请知名画家参与创作这套系列连环画,但画家并不都具备相应的历史素养和军事素养。这就要求编辑、出版者必须加强对画面的把控,坚决杜绝军事、史实方面的差错,保证不出任何纰漏。因为《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涉及、周恩来、朱德等众多领袖人物、开国将帅,每一幅画面不但要总体形象上吻合,整体气质上更不能出问题。而画面中涉及到的旗帜、服饰、标语、建筑、食物、家具和风土人情、自然风貌、人文地理等,都要符合事实。比如,《攻克石家庄》的时间是北方的冬天,第一稿的画面却是树叶茂密、衣衫单薄,这就必须修改。《买器材》的故事发生在上海一带,编辑就提前与画家沟通,强调场景中要表现出南方树木、小桥流水、屋顶青瓦等等自然和人文风貌。

  《星火燎原》系列连环画共100本,绝大多数都是以某次战役、战斗或作战行动为背景,敌我态势、兵力部署、武器装备、作战进程以及作战中突出的人物和事例,都会在脚本和画面中体现。因此,编辑就必须持续强化大历史观,掌握历史主动,提高灵活运用军史知识的领悟力,加强对整个作战进程、重要作战环节以及涉及的有关具体军事常识的学习和掌握,与作者一起共同完成作品的创作。

  一要积极掌握主动权,提升宏大叙事的本领。比如,《百团大战》选题,是以《星火燎原(全集)》中的6篇文章为基础改编而成的。百团大战共进行了三个阶段,105个团参加战斗,大小战斗1800余次,历时5个多月,而这6篇文章则只是每位作者根据其亲身经历各自描述的一个片段。为了通过有限的篇幅反映百团大战的全貌,编辑专门制作了条目线索表,将百团大战三个阶段的战斗情况、参战部队、攻击对象、重要人物、取得战果一一列表,把每个阶段的各次具体战斗都分配到相关条目,每个条目精准匹配具体内容。然后,编辑拿着条目线索表与脚本作者反复沟通、一起研究,最终把脚本控制在150条、每条不超过120个字,做到主线突出、主次分明,全面精准地反映了百团大战的全貌。再比如,《打进济南府》选题,济南战役的参战部队分为攻城兵团和打援兵团,攻城兵团又分为东西两个集团,打援兵团又分为阻援集团和打援集团。而军在济南的防御部署,又分为距城30公里,面积600多平方公里的外围防御地带、基本防御地带和核心阵地。核心阵地又分为外城、第二线阵地和商埠、第一线阵地。编辑如果不把这些情况全部搞清楚,对济南战役进程就会一头雾水,既对脚本提不出意见,也对画面说不上话,进而完全失去出版工作的主导权。

  二要积极发挥主动性,杜绝发生常识性错误。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我军部队番号变动频繁,称谓五花八门,如果不懂军事知识,在处理这个时期的脚本时就容易出错。《星火燎原》连环画系列丛书跨越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三个时期,不同时期我军的编制、军服、武器和主要战斗方式差异很大。同样,敌人的这些情况也都有很大变化。因此,编辑就要积极发挥主动性,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将这些军事历史知识提前告知画家,否则难免在画面上出现红军大口径火炮射击、八路军戴着红五星、桂系军阀坦克“围剿”红军等常识性错误。

  三要积极提升创造性,善于在微观叙事上做文章。《齐会歼灭战》脚本的初稿没有提及关向应,编辑翻查《星火燎原(全集)》的相关篇目,当事人的回忆也确实没有提及。事实上,齐会歼灭战发生在1939年4月,作战部队是八路军120师,该师政委正是关向应,因此编辑对脚本中没有写到关向应产生了疑问。为此,编辑多方查找史料,用情、用力、用心在微观叙事上做好文章,确认当时120师主力在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的率领下,千里驰援冀中抗日根据地,与冀中军区部队共同战斗,在河间齐会地区对进犯日军实施外线速决的进攻战。按照这个研究结论,编辑对脚本进行了补充完善,保证了故事的完整准确。